廣州一特大“醫托”團夥25人因詐騙罪獲刑
  羊城晚報記者 凌越??通訊員 鄒宇婷
  有人負責坐堂問診、有人負責演戲拉客、有人負責取藥配藥、有人負責收錢記賬——一個25人的“醫托”犯罪團夥,把廣州白雲區永平街集賢北路華壽門診部中醫診室作為駐點,共進行了16宗詐騙,騙取患者5萬多元。
  22日,白雲區法院對此案進行一審宣判,25名被告人犯詐騙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1個月到2年9個月不等。
  詐騙團夥,一條龍作業
  在這個25人的詐騙團夥里,有醫生、劃價、導醫、“醫托”和抓藥的,看病程序和正規醫院沒有半點差別,團夥分工十分明確。
  其中充當“醫托”的有17人,他們在廣東省人民醫院、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醫院門口,冒充醫院工作人員或病人,對到醫院看病的患者,編造謊言稱“自己得過同
  在這個25人的詐騙團夥里,有醫生、劃價、導醫、“醫托”和抓藥的,看病程序和正規醫院沒有半點差別,團夥分工十分明確。
  樣的病,是華壽門診部的唐醫生或肖醫生治好的”,把患者騙到華壽門診部。
  患者阿鳳是被害人之一,她被“醫托”拉到華壽門診部後,掛了“醫生”唐紹軍的號。看病前,阿鳳把在其他醫院拍的片子給唐醫生看,但唐紹軍連看都不看就直接開藥方。“唐醫生讓我拿一個月的藥量,要兩千多元藥費,但我心疼錢不肯要那麼多,最後他開了半個月的藥,共1342元。”但隨後,阿鳳發現被騙,於是報了警。
  另一名被害人阿容在被“醫托”騙到華壽門診部後,唐紹軍本來說要開十五天的中藥,一共是1300多元,但因為當天阿容身上沒有帶那麼多錢,所以只開了八天的藥,交了612元。儘管阿容一直感覺吃了唐紹軍開的中藥沒什麼作用,但還是先後去了七次,前六次共花了7098元,第七次去的時候,華壽門診部就被查封了。
  落網醫生,有副高職稱
  坐診醫生唐紹軍今年57歲,湖南人。據其供述,是王愛國和李愛華讓他到華壽門診部坐診的,李愛華是門診部的大股東,但他很少來門診,工資由王愛國發,門診日常事務由王愛國和屈勤儉負責。
  今年10月12日,此案一審開庭時,唯一作無罪辯護的唐紹軍稱,自己具有副高職稱,是做臨床科研的,希望法院能讓他早日出獄,讓他可以繼續從事研究工作。
  唐紹軍還強調,在該門診部坐診期間,自己並沒有虛高藥價、誇大藥物療效,也沒有侵犯病人的權利,“我從來不知道‘醫托’一事,使用‘六神散’是老闆指使的,也沒有參與定價,是正常醫療行為。”
  他還一再強調,其到診所坐診目的只有兩個:發揮餘熱給病人治病,通過勞動獲得相應報酬,“我每天的報酬是200元,與我的副高職稱完全相稱。”
  所謂神藥,無特殊療效
  來門診看病的病人分兩種,一種是正常門診的病人,唐紹軍按病人病情認真開藥,每個處方都有具體的藥名。而另一種則是“醫托”帶過來的病人,這種處方只寫“復方六神散”。
  但對於這個一小包就賣50到80元的“神藥”,公安在抓捕時在華壽門診部繳獲了一大批。經過鑒定,每一包的價值只有12.8元,藥效是清熱解毒,養陰止咳。中醫診室在開藥時一般開一個療程,即30天。這樣,價值不到400塊的“神藥”馬上就賣到了2000多。
  唐紹軍供述,他只負責開處方,定價由王愛國等人負責。在庭審中,唐紹軍說,“六神曲”也叫“六神散”,可以調理脾胃,但沒有什麼特殊療效,是藥店一包包買來的。“一般是王愛國或藥房的人向病人吹噓‘六神曲’有多了不起,但我知道這個(‘六神曲’)應該不貴。王愛國跟病人說貴,就是為了騙病人的錢。”
  另一名坐診醫生孫源說,在門診部的多數時間里,他都在冒充一個叫“肖國明”的教授坐診,由於長期冒充他人,連門診部的部分“醫托”都以為他就是肖國明教授。
  一審判決,25人全獲刑
  22日,白雲區法院一審以犯詐騙罪,判處被告人王愛國有期徒刑2年9個月、屈勤儉有期徒刑2年6個月、唐紹軍有期徒刑1年4個月,孫源有期徒刑1年4個月,其他21名被告人被分處1年4個月至1年1個月的有期徒刑。
  唐紹軍當庭表示不服判決,要求上訴:“我只是一名醫生,醫生看病有什麼錯?”
  其他被告人均表示不上訴。編輯: 牟青  (原標題:穗白雲區醫生醫托一條龍行騙 高價神藥只值十幾塊)
創作者介紹

租屋網

np56npswv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